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源藏】误打误撞

♂可能有ooc
♂含肉渣
♂AU武侠世界设定
♂腹黑毒舌青年源x天然呆萌青年藏
♂有藏美出没
-Are you ready?



01
“葬,这是我们这次的目标。”美坐在柜台里折了一个纸飞机丢向了对方,“哎呀,麻烦你自己捡一下啦。”
“有什么特殊要求吗?”葬兴奋的弯腰两指夹起纸飞机,顺着纹理打开了纸张。有些泛黄的信纸上写着大大的“源氏”二字,底下还标注着“报酬五十两黄金”。
“这人好像是在各处游历还是什么的,说是按猜测应该快来到我们这片儿了。”美翻着账本用指尖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我们俩以后能不能安稳度过晚年就看你这一单能不能干成啦。”
“反正干不成不也有你这间破旅店撑着么?慌什么。”葬乐呵呵的把信纸揉成一团丢出了窗外,“赶紧去睡觉吧死女人,不是老念叨着熬夜是女人的天敌吗。”
“难得我想陪你聊天解闷,你居然赶我去睡觉!哼,晚安!”美气鼓鼓的从柜台里挤出来准备上楼。
“逗你呢,别生气。”
“我已经生气了!”美回头朝葬翻了个白眼,“还有啊,最近不知从哪儿来了个采花大盗,好像不论男女只要貌美一概收下,别说我没告诉过你。”
“你是希望我说你也要注意一点吗?”葬笑得睫毛打颤,“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白痴!笨蛋!大傻瓜!”楼上传来“砰”的关门声。
“采花大盗吗……”葬端着酒杯走到旅店外,望着空旷的街区有些惆怅,“算了,管他呢,先想办法找到那个源氏再说吧。”

第二日早晨。
“客官您好,请问您是要住上几天呀?”美扫了几眼来客便知此人必定有点货色,脸上立刻堆满了笑意朝人走近。
“住两天吧……不,三天。”青年四处观望了一番,“在下喜欢你们这个地方。”
“多谢客官喜欢!”美喜滋滋的表情一览无遗,“一共三两六十文银子。”
“好的。”青年翻找着包裹掏出了银两,“啊,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这两天不要有人来在下的房间,在下自己会整理的。”
“好嘞。”美大手一挥,“葬,把客官带到楼上空房去。”
“就知道指使我。”葬打了个哈欠。虽然还感到有些困倦,不过这样的贵人来到他们这种小地方的确是不多见,“客官,敢问贵姓?”
“在下岛田。”青年微笑着回答。
“看客官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平民百姓吧,怎么会有兴趣来我们这种小地方?”
“不瞒您说,在下来到此处的确是有要事在身,不过此事比较隐秘……”
“啊我懂我懂,客官不必多说。”葬说着替青年打开了空客房的房门,“客官请进,如果有事唤我便是,我就住在二楼最尽头那间房。”
“你……现在有事吗?”青年突然开口。
“嗯?”葬眨巴着眼回头,“倒是没什么要紧事……”
“能陪在下聊一会儿吗?就在这儿坐一会儿就行。”青年咬着唇的样子甚是可怜。
“行……吧。”葬没敢拒绝。
“谢谢!”青年仿佛瞬间恢复了活力,“啊,把门关上吧。”
“是。”葬走过去一脚踹上门之后伴随着“嗙”的关门声坐到了椅子上,“想聊些什么?”
“嗯……”
“啊,瞧我这记性,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葬,没有姓,直接这么叫我就可以了。”
“为什么……会没有姓?”
“嘛……我小时候是个孤儿啦,被这家店现在的老板娘她母亲捡回来了,听说我当时的衣服内衬写了个‘葬’字,虽然寓意不好,不过也就这样吧。姓什么的没有也罢,我不照样过得好好的吗?”葬玩着手指有些心不在焉,“现在想想也不觉得亲爹亲娘可恨了,只希望他们过得好就行了。”
“是吗……”青年打量着对面的人儿,“可你似乎不仅只干这旅店的活儿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该说果然眼力不凡吗?”葬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去,“客官可别到处说啊,我吧其实还是个杀手。当然,我是不会杀这店里的人的,纯粹是接一些大户人家或者衙门那边儿不方便亲自动手的活儿赚赚外快罢了。”
“还真是不容易啊。”青年笑笑,“那你最近有接到过什么活儿吗?”
“有啊,昨天刚接到的,说要找一个姓源的人。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居然只给我个姓就叫我找人。”葬一边吐槽一边顺手吃起了摆在桌子上的果盘。
“姓源?”青年皱了皱眉,“他们是怎么告诉你的?”
“啊?就是给了我张纸啊,纸上写了超大的‘源氏’两个字,底下写着‘报酬五十两黄金’,怎么了吗?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接到过暗杀的任务了,超级开心的!”
“……没什么,只是这姓实在奇特,在下从没听过便是了。”鬼知道他憋笑憋得多痛苦。
“干嘛啊一副奇怪的表情……我可以走了吗?”葬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嗯,谢谢你陪在下聊天。晚上有空的话陪在下去吃顿饭吧?在下请客。”
“饭点……可能抽不出时间啊,我得去帮老板娘。要不这样吧,等我忙完了我过来找你吧,就是可能会有点晚。”
“那么在下就在这里等你。”
“嗯。”葬推门而出。

“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吗。”

02
“美,我觉得那个公子哥有点奇怪哎。”葬小跑着跳进柜台里和美挤在一起,“说是姓岛田……等等,我刚才好像什么都告诉他了?”
“那你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人了吗?”美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葬一身冷汗,“完了,一直都是我在自言自语,可他什么都没告诉我哎!”
“说你傻你还真的是傻啊,我要有你这么个傻儿子可不得气死。”美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呢,你说他哪里奇怪?”
“也说不上来哪里……总之就是很奇怪,嗯!”
“真是服了你了……行了行了,赶紧滚出去找那位源氏去吧,今天店里人挺少的我能应付。”美直接把葬推出了店口。“别忘了早点回来啊!”
“走就走呗推我干嘛!”葬往回瞪了一眼,可惜美已经走进店里了,“老太婆!”
“你骂谁老太婆呢!”
“是是是我说您貌美如花呢!”葬一溜烟儿跑了。

热闹的商店街上人来人往,葬东窜西窜就钻到了一个算命铺子前。
“呦老鼠好久不见啊!感觉你又老了?”
“说了几遍我叫弗兰斯了!还有人只会老不会年轻!要是哪天你过来的时候看见我变成二十多岁的样子了那才是见了鬼了!”弗兰斯气得鼻孔里吹出的气差点把算卦用的符纸都吹飞了,他赶忙用手压住,“说吧,你这臭小子又想求我什么?每次找我都尽没好事!”
“哪有,我上次帮深井家找那块玉的时候不就顺便发现了你的老乡吗!”葬毫不客气的回嘴还直接翻身坐在了算命桌上。
“可问题是最开始的时候那个死猪他坐塌了我的桌子!”弗兰斯心疼的抚摸着葬屁股没盖住的那些桌面,“我可喜欢以前那张了!不论手感还是质……”
“那上上次的巡游呢!我可是把人家大明星直接拉到你桌前来表演给你做宣传了!”
“你还好意思提!”弗兰斯狠狠掐了一下葬的屁股,“哎呦手感不错……咳,那些该死的游客全都站到我的桌子上去看他表演了好吗!我都差点被踩死!”
“很痛哎!”葬从桌子上跳了下去,“不说这些了,你帮我算算咱们这片儿有没有一个姓源的人。”
“姓源的人?”弗兰斯抽了张符纸在上面画好图案后掐指一算,“你要找他干什么?”
“这次可是难得的暗杀任务哦,接了这么多狗屁任务我都快忘记怎么动手了。”葬一瞬间露出了痴迷的表情,下一秒就跳起来拎住了弗兰斯的领子,“老鼠你别告诉我人已经被杀了啊!”
“放手放手!”弗兰斯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领子,“源氏本来就少见,咱们这里要说最近的话只出现过两个姓源的,一个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葬在北山山脚那里,还有一位……”
“还有一位怎么了!”葬紧张的手心冒汗。
“已经九十八岁高龄了,就算没有你他也马上就死了,按道理不应该呀,是不是你哪里搞错了?”
“没啊,就是姓源的啊,我没搞错……吧。”葬哭丧着脸,“可纸已经被我扔了。”
“那就是你活该喽。也许那位源氏已经离开此地了吧。”弗兰斯总算有机会嘲笑他了。
“好吧……那我到时候去拒绝掉吧……”葬垂着个头跟丧尸似的走了。
“叫你以前老坑我,暗杀对象就在你店里我也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哈!”弗兰斯自言自语。

03
“客官走好!”美正忙着招呼客人,转头就看见葬垂头丧气的从店门口走了进来,“干嘛呢,这么没精打采的。”
“老鼠说我的暗杀目标可能已经离开这里了……”葬走进柜台缩在角落里,“我好不容易才接到一个暗杀的单子哎……再干那些莫名其妙的琐碎任务我感觉我都不好意思自称杀手了……”
“小点声!你以为现在周围是什么状况啊!”美狠狠地把葬的脑袋又压下去了一截,“那又没办法,目标逃了那只能随他去了呗。反正这次任务也没光发给你,那五十两黄金我们就送别人了咱不要了,安心过日子吧。”
“可是我期待了那么久……”
“大男人家的在那儿磨磨唧唧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美一脚把葬踹了出去,“没事干就上楼睡觉去!”
“哦……”葬慢悠悠的爬起身也没拍拍灰尘,就这么失魂落魄的上楼了。
“老板娘,你家的小二怎么啦?”客官a道。
“啊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在发小脾气呢,打扰了不好意思啊。”美赶忙过去道了个歉,“要不我送您一壶清酒吧,算是赔礼。”
“不用麻烦不用麻烦,就是看着你们俩天天闹腾什么的很有意思。”客官a赶忙摆手。
“是啊是啊,就因为这个我才每次办事都喜欢来你们店住呢。”客官b道。
“老板娘就没想过和那位兄弟凑合凑合吗?你俩多有夫妻相呀!”客官c道。
“怎么会!他不过就是个浑小子罢了!”美有些红了脸,“不打扰您们用饭了,我还要算账呢!”
“哎呦喂老板娘脸红啦!”客官a贼笑道。
“我看他俩以后肯定得在一起。”客官b道。
“不一定。”客官d道。
“哈?你谁……”客官c刚想回话,便看见这人一身的昂贵服饰,话锋一转,“为什么啊?”
“他已经有人包养了。”
“哈?老板娘被人包养了?”客官a一脸惊诧正想问些更深的,那贵气的公子已经转身上了楼。
“不会就是那个公子哥包养了老板娘吧?”客官b低下声来说。
“说不定呢,看他那身衣服就值我好几十顿饭钱了。”客官c深以为然。
“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客官a揣摩了半天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算了算了,继续吃饭!”

夜晚。
“呼……终于忙完了!”葬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好意思说!我叫你去睡觉你居然就给我睡了整整一下午!要不是我过来叫你你怕是要睡到第二天天亮吧!”美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太舒服了嘛……我怎么知道一醒来就晚上了啊!”葬说着就想起了什么,“哎呀我都忘了还要去那个岛田大哥那儿陪他吃饭呢!”
“那个公子哥叫你陪他吃饭?”美有点惊讶,“真的不是叫你帮忙找几位美女去陪他吃饭?”
“就是找我啊。”葬笑嘻嘻的跑上了楼还不忘嘲笑美两句,“不是叫你去陪他吃饭真是不好意思啊。”
“去死吧!!”

“咚咚。”
“请进。”
“不好意思啊我忙过头了差点忘了。”葬挠挠头一边关门一边道歉,“你应该还没睡吧?”
“嗯,在下一般睡得比较晚。”青年朝他微微点头。
“那就好。”葬一屁股就坐了下来,“你的房间里好香啊,是香薰吗?”
“在下很喜欢用些香薰来净化一下空气。”青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上的香薰盒,“呼吸的时候也会感觉畅快一些。”
“是吗?我还以为这些东西都是只有女孩子家才会用的呢。”葬凑近盒子狠狠吸了一大口气,“咳咳……咳……咳咳咳……呛……咳咳……呛到了……”
“没事吧?”青年略微焦急的脸庞开始在葬眼前模糊。
“没……没事……”葬这么说着,还是整个人软踏踏的瘫到了地上,“我怎么……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还好热啊……”
“你吸了一大口的‘春药’会这样是当然的了。”青年突然转变了语气,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本来应该还要过上几分钟才会生效的,你这一大口气下去,所以马上就生效了。”
“可我是……男人啊……你想……干嘛……”葬晕晕乎乎的已经看不清对面的人脸了,只觉得浑身在不断发热,用来尿尿的那个地方还有点胀胀的疼。
“把你当成我的女人啊。”青年干脆骑在了葬身上,“就要被暗杀目标睡了的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你在……说什……”
“我就叫源氏哦。”青年一颗颗的解开了葬的扣子,“不过我也没和你说谎,我的确姓岛田。只不过……全名是叫岛田源氏。”
“岛田……源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源氏一把拽住了葬的头发恶狠狠的看着他。
“世界上……还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源氏一时语塞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名字这么奇怪还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今天……是不会让你好过了。”
“为什唔……”葬瞬间被源氏整个人压在了身下,嘴里被对方的舌长驱直入,竟然有一种快要升天了的感觉,“你在……干什么……”
“吻你。”源氏啃咬着葬的唇,细碎的呻吟中漏出的源氏的话语显得格外诱人,“然后干哭你。”

04
【拉灯了打我啊。】
“唔……睡得好舒服……”葬揉着眼睛起来发现身边的青年还在睡觉,想了想便恶趣味似的夹住了对方的鼻子。
“别闹。”源氏依然闭着眼却一把抓住了葬的手腕。
不想起床?好办。
“源——氏——起——床——啦——”
“……”来自躺了五秒钟最后还是顶着个鸡窝头被拉起来的源氏。
“睡懒觉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葬说完又想起了什么,“我除外!”
“你都不恨我吗?”源氏突然开口,有些沙哑的嗓子带着说不清的色气,“我那么对你。”
“嗯?可是昨天我超舒服的啊。”葬直勾勾的看着他,“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小鸡○插进我的屁眼里会那么舒服,也没懂我当你的女人是什么意思。先说好,我是绝对不会为了你割掉我的小鸡○当女人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源氏难得的笑出了泪花,“你还真是乐天啊。”
“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有,你说什么都对。”源氏抹了抹刚才的泪花,“那你还想要杀我吗?”
“嗯?当然不啊!”葬义正言辞,“我还想要再做几次昨天的事呢!”
“可我过几天就要走了哦。”
“那那那……我得问问美能不能让我跟你走……”葬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说起来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你啊?”
“因为我是个采花大盗啊。”
“哈!?原来那个男女通吃的采花大盗就是你啊!”
“你知道采花大盗是什么意思吗?”
“嗯……偷别人家花瓶的人?”
“是偷你这样的小傻子的人。”源氏一把把葬抱进了怀里,“不过以后我就不会再偷了,毕竟要藏好你这个小傻子得花我一辈子的时间了。”
“你才小傻子!你多大!”
“……23。”
“我都26了!你才是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
“真是服了你了。”源氏狠狠揉了揉葬的脑袋。
“耶!跟小傻子回家喽!”

于是又经过了些时日。
“听说没啊岛田家居然又多了个养子呐!”
“知道知道,是不是就那个改名叫岛田半藏的?”
“对对对就是他,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被打大公子带回来的,不过年龄好像比大公子还大!”
“可我听说他是看中岛田家的钱才进去的啊!”
“不对不对!是他好像对大公子干了什么事大公子才不得已带他回来的!”
“是我自己要来的!”半藏冲着他们大喊。
“别去理他们。”源氏赶紧拉他回来,“闲言碎语管他做什么。”
“气不过!哼!”扭头半藏就亲了他一口。
“……嗯?”源氏看着他。
“想做了。”半藏拉拉他的袖子。
“还是白天呢。”
“可我想做嘛。”
“……真拿你没办法。”

总之两人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番外·十年后
源氏: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和我说我的小鸡……
半藏:闭嘴!
源氏:你这是害羞了吗?
半藏:……没有!
源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从那么可爱的天然就变成了傲娇了呢……唉……【扶额】
半藏:有意见?【眼眶微红】
源氏:不,比以前更可爱了。【抱住】
半藏:……这儿还有人呢。【指屏幕】
源氏:【用手盖住屏幕】要知道你当时跟我说那些的时候我不知道背地里笑过多久呢。
半藏:……我那是年轻的时候不懂事!!【脸红】
源氏:你的耳朵都红了哦,哥♂哥。
美:啧,成双成gay!【单身狗羞愧的抹把眼泪】
真·end

后话
我也觉得ooc!!!大家就当看他俩的前传吧!!不喜欢的直接关!!喜欢的就点个赞支持我!!热度过50补中间拉灯!!谢谢您们嘞!!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