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长兄松】痛爱

♂可能有ooc
♂カラおそ
♂mafia paro
♂忘加油了的车
♂空松第一视角
♂无间双龙乱入【bu
♂超级短打
-Are you ready?



我叫松野空松,是松野组的二把手。我唯一的哥哥叫松野小松,是组里的boss,也是我的sweet情人。
你没看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视线里就不再能离开他。在我还没自觉的时候,我甚至执拗的认为那只是我对他所产生的崇拜与敬佩。
“空松……你不觉得你最近好像一直⋯⋯都在看着我?”
“是吗?大概是我太崇拜你了吧。”
“怎么可能啦,我就是个人渣而已。而且你的眼里充满了‘啊这个人看起来好美味的样子’的感觉,哥哥我会慌的哦,真的会慌的哦!”
“真的很不好意思……”
“逗你的。”
我的初吻在此诞生。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虽然这个可以算是他先提出的恋情,但其实攻方是我。
不管从哥哥还是当家的身份来说,他都是不会同意这种相处模式的,而这就要提到一件导致他当上当家和影响他一辈子的事情了。
他患有先天性无痛症。
从字面上应该就很好理解了,简单点说就是感受不到痛觉。
开房的那天,我们两个甚至都已经缠绵在一起了,才发现对方也想压自己。
“喂喂,没有搞错吧?我可是哥哥哎,还是你的顶头上司喔!?”
“攻受和这些没有关系吧。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
“你不也就一个童贞吗,居然敢夸下海口说会让我舒服?不怕痛……啊。”
“不会痛的。”
“啊真是说不过你⋯⋯”
“来吧。”
事实证明他也的确沉沦在了这种快感之中,而我也是。他从来感受不到疼痛,再加上做爱的快感就像毒品一样令人上瘾,很快他就从不太乐意变成了非常乐意。
“空松,把那个文件拿过来。”
“是。”
猝不及防被他亲了一口。
“小松?”
“做吧。”
诱人极了。
但是不行。
“昨天不是刚做过吗?你下午还要去和段野组的老大会面。”
“段野龙哉吗?没事没事,他不会在意的,打个电话就行了。”
他在我面前自己把西装脱光了。
“真的不做?”
该死。
快忍不住了。
“你的身体还没休息好。”
“反正不会痛。”
熄灯时刻。
“再不节制一点真的会生病的。”
“没事啊,反正有你在。”
这家伙,嘴太甜了。
tbc.
后话
有空也许把肉补上又也许没空⋯⋯这梗脑补很久了真的好好吃呜呜呜呜呜呜quq
悄咪咪说热度过一百我就写……当然这大概是不可能的quq

评论
热度 ( 22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