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解余】罪上加醉

♂可能有ooc
♂睡袭play+醉酒play
♂一辆抛锚了的车
♂只看完了电视剧的po
♂超短
-Are you ready?



余罪喝醉了,而且醉倒在了路边。
本来解冰是想把他干脆丢路边儿的,最好他能直接死在荒郊野岭里,还省了他天天惦记他那条狗命的心。但当他小心翼翼凑上前听清他嘴里不停念叨着大胸姐时,解冰改变了注意。
绝对,要把他带回家好好调教调教。
还在疑惑脑子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馊主意时,才发现余罪已经躺在自家床上了。撇去干瘦的面颊和浑身的酒臭,这家伙……好像依然没有什么诱人的地方。
但就是控制不住。
伸出指尖摩挲着因为喝酒而显得更加鲜红了的滚烫薄唇,对方还会轻微的吧咋着嘴发出些许的喘息。尽管喘息中还带着男人嗓音特有的沙哑,解冰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轻轻吻上去的时候,解冰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唇上有股淡淡的酒味儿和肉味儿,有些咸滋滋的味道加上嘴唇的柔软令解冰情不自禁的去开始啃咬他的唇。只是不断的用牙齿去刮蹭,也好像吃了什么大餐一样感到满足。
余罪动了动,吓得解冰站起身还往后跌了一下,然而对方只是翻了个身睡得更沉了而已。解冰本想继续吻上去,但这个角度接吻好像太累了点儿。
随即他看向了余罪的腰。
余罪是个警察,说起来头衔还高他好几等,但身上的肉却没他结实。不仅瘦,还老是偷跑出去逃课,肌肉怎么可能会有他结实呢?而且余罪天生皮肤就偏黑,说有男人的味道还好点,说有诱人的味道那可就差得太远了。
除非聚齐了意识不清、无防备加解冰这三个要素。
解冰盯着余罪翻身时蹭起的衬衫和露出的腰身,果断的整个人扑了上去。
他的腰上没什么肌肉,但手感很紧实,原本大概是很光滑的皮肤因为各种伤疤使得摸着手感凹凸不平,他不由得开始有些心疼起他,但想到他平时的那副贱样儿却又偷乐着觉得这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活有余罪,谁让他叫余罪呢?
解冰顺着他的腰往上摸,使劲扯了扯把他的衣服推到了脖子下面。胸肌自然是没有的,乳晕也是小小的一圈,两颗小小的乳头屹立在空调风下执着不倒。
这都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解冰干瞪着眼看着余罪的胸口,对方紧闭的双眼让他“犯罪”的欲望一点点膨胀至理性的最后警戒——
然后崩坏。
解冰更加彻底的压住了余罪,把他重新翻正后开始吮吸起他胸前的朱果,一手压住余罪的手,另一只手则疼爱着空出的另一边胸。余罪被解冰压得有点儿喘不过气,仍旧闭着眼皱起眉开始胡乱踢蹬起来,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他开始发出一些黏腻如同女人般的低喘,色情又诱人,解冰只觉得身下的家伙已经憋不住了。



第二天。
“再来个二筒……胡了!”余罪嘴里念叨着梦话,一蹬脚就突然惊醒了,“啧,梦啊……哎不对啊,这他妈哪儿啊!”
“起来了?”解冰正站在衣柜前系领带,“你昨天喝醉了,我就把你带回家了。”
“哈?你他妈把我带回你家干嘛?”余罪挣扎着坐起来,却被某种异样感搞得倒吸一口冷气,“我靠老子怎么好像腰酸背痛的,屁眼儿也疼得跟长了痔疮一样!”
“你说呢?”解冰没有正面回答他。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余罪虚了,“像你这样的公子哥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解冰转头看着他,“如果我说我其实是同性恋呢?”
“我操我操我操老子的第一次啊!”余罪翻了个白眼重重的倒了下去,“你他妈趁着老子喝醉了下手,真他妈的卑鄙不要脸!等老子好了绝对搞不死你!”
“等你好了再废话。”
END

后话
没头没尾的一段……就是超想看醉酒+睡袭!!顺便祈祷第三季!!
求赞求推荐ヽ(・ω・ゞ)

评论 ( 14 )
热度 ( 85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