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兄松】失算(中)

♂可能有ooc
♂水陆前提的速度松

♂小心背后

♂---上篇---下篇---

 
 
 
00
糟透了。 
脸颊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感。 
手腕上似乎还被什么东西铐住了。 
我皱着眉睁开双眼,等了一会儿适应了床头的灯光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囚禁在了一个从没来过的房间里,尽管这个地方有种没由来的熟悉感。 
这句话也许是废话吧。谁会被关在一个自己所熟知的地方呢? 
我抬起右手的手腕晃了晃。这和那群警察用来铐犯人的手铐不同,一头铐着我的手,中间的链子也许够我在整个房间里走动,而另一头则铐在铁床的栏杆上。 
“这犯人还挺贴心的……居然还给我留了活动空间。”我一边嘀咕着一边下了床。 
床边放着一双可爱的绿色青蛙凉拖鞋,我就勉为其难的穿上了这个不符合我年龄的东西,毕竟光着脚走路说不定就会踩到什么奇怪的玩意儿,那样的话即使有了机会我也会难以逃跑。 
房间不大,东西也不多,桌椅加上床头柜和床还有灯就一无所有了。我并不怀抱着期待拉开了床头柜,甚至做好了里面肯定空无一物的准备,这却反而让我大吃一惊。 
柜子里居然放着一部手机。 
虽然是部挺老式的手机,不过总归能够有就不错了。我打开手机,发现上面的信号格全都是空心时,叹息间还想着果然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等等,里面有个音乐文件。 
这个犯人还这么有兴致让我听听音乐? 
我打开了这个文件。 
“不愧是チョロ松啊,果然会马上发现这部手机吗?” 
我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是おそ松兄さん,不,是おそ松的声音。 
我自暴自弃般重新躺回了床上,昏昏沉沉间就那么睡了过去。 
不知何时,门开了。 
 
03
“チョロ松,晚上好啊。”おそ松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顺势把脚往后一勾踹上了铁门,“我给你准备的房间,满意吗?” 
“我真他妈的满意。”チョロ松还缩在床上没有起来,从被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是吗?我很高兴你这么说。”おそ松仿佛完全没有听出里头嘲讽的语调,心情依然很愉悦,“其实你是来过这里的哦。” 
“来过?怎么可能。”チョロ松坐起身。虽然是有种微妙的熟悉感,但这可不代表自己就来过这个鬼地方。 
“我啊,当年就是被东乡囚禁在这里呢。好怀念啊,真的好久没来了。”おそ松一边说着还一边用很怀念且扭曲的表情轻抚着残破的桌面,“我这一生所有的眼泪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都在这里流光了吧。” 
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 
遍体鳞伤的おそ松兄さん同样躺在这张床上。 
下体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痕迹。 
东乡早就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狼藉。 
早就淡忘的过去。 
果然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永远不会有恐惧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没这么多时间陪你玩回忆过去的游戏。快放我回去!” 
“干你啊。”おそ松神色如常,“チョロ松小猫咪。” 
“滚!”チョロ松怒视着おそ松,“你就不怕カラ松会找到这里来吗?” 
“无所谓吧,你的消失就是我给他下的挑战书。”おそ松乐了,“不如说我就是在等他。” 
“无聊透顶。”チョロ松蹙眉瞪着おそ松,“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可以随心所欲吗?过家家的游戏早就可以结束了。” 
“你说这是过家家?”おそ松变了脸色,“你们两个天天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黏黏糊糊,指不定扮演着什么酸不溜丢的言情剧场,你们两个可比我严重多了吧!” 
“我们是……” 
“够了!不用再说了。”おそ松打开塑料袋,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桌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干脆幼稚到底吧。” 
桌上是各种各样的道具。 
“没人告诉过你男性之间也是有强奸罪这一说的吗?”チョロ松嘴唇有些发抖。 
“是吗?谢谢告知。”おそ松拿起了一个小瓶子和带着震动棒的猫尾,“不过不好意思,我没打算记住这句话。” 
“你……!”チョロ松感觉后背开始淌下冷汗,“你如果现在停手我还会看在你是哥哥的面子上原谅你。” 
“如果我不呢?”おそ松凑到他跟前,“如果我就是不停手呢?” 
“……我会恨你一辈子。” 
“很好。”おそ松往后一仰大笑了起来,甚至还抬手抹了抹泪花,“我还想着怎么才能让你不以哥哥的身份记住我,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吗?”チョロ松觉得おそ松也许已经病入膏肓了,“你不觉得这简直和变态没什么两样吗!” 
“无所谓,只要你的心里有我,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我都可以接受。”おそ松把小瓶子放到了チョロ松的鼻下,下一秒チョロ松的身子就软了下去。 
“你干了……什么!?”チョロ松只感觉浑身发软发热,下面的小家伙也似乎有要立起来的意思。真是太……没面子了。 
“是rush啦童贞チョロ松。”おそ松不断把小瓶子在チョロ松的鼻下晃动,“算是催情剂吧,虽然闻过之后持续的时间不长,但是起效快。” 
“放下……”チョロ松甚至连抬手打掉おそ松的手都做不到,手臂软绵绵的简直不受自己控制。 
“别心急啊チョロ松小猫咪,”おそ松笑着抓住了チョロ松的手腕,“马上帮你把耳朵和尾巴拿过来。” 
 
04
找不到。 
哪里都找不到。 
曾经时刻映入眼帘的绿色现在消失不见了。 
カラ松烦躁得很。那句“对不起”到底是在说什么?为什么他没有亲自来和自己说?又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カラ松怎么都想不通。 
以失魂落魄的状态走向了豆丁太的关东煮铺子。也就只有他能听自己发发牢骚了。 
“呦カラ松,怎么了吗一副很忧伤的表情。”豆丁太抬眼看见是カラ松后又重新关注于关东煮,“难得见你这个样子啊。” 
“嗯……碰到了一点麻烦事。”カラ松苦笑着盯着油腻的桌板,“啊,给我来罐啤酒。” 
“好嘞——是什么麻烦事介意讲讲吗?说出来的话,你心里也许会痛快些。”豆丁太扔给カラ松一罐啤酒,装作毫不担心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他,“俺不会说出去的,放心吧混蛋。” 
“谢谢。”カラ松接过啤酒单手拉开了拉环,连着喝了好多口后放下啤酒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豆丁太,你……算了没什么。” 
“混蛋你是在吊俺胃口吗!”豆丁太立马跳脚,“有什么想说的就赶紧说不然就滚吧!” 
“嗯,还是这样的你比较正常。”カラ松一手提着啤酒罐,微笑着看向豆丁太。 
“……是吗?”豆丁太挠了挠基本上没毛了的脑袋傻笑,“俺觉得没啥变化啊……” 
“我的事,你还想听吗?”カラ松问。 
“喔喔想啊,俺会当个忠实的听众的。”豆丁太挥了挥汤勺。 
“我的カラ松boy不见了,临走前他给我留下了一句‘对不起’,但我想要当面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你是不是对那个女孩做了什么亏心事啊混蛋!”豆丁太说着就要把汤勺砸向カラ松的脑袋。 
“不是啦不是!”カラ松赶紧往旁边一躲,“那天明明还是他约的我来着,我等了他好久他却放我鸽子留了这么句话,里面肯定有隐情。” 
“是吗……”豆丁太陷入了沉思,“所以……她是谁?你居然成为了第一个找到了女朋友的neet?真是不容易啊。” 
“这个嘛,不方便透露。”カラ松说着喝干了最后一点酒,“不过以后我总会说的。” 
“是吗?希望你俩能走到最后吧,俺祝福你啊混蛋!”豆丁太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チョロ松没事吧?” 
“チョロ松?”カラ松心里一紧。刚才的对话完全没提到チョロ松,难道还是被豆丁太发现了?还是说……另有原因? 
“你不知道吗?”豆丁太一脸惊奇,转而换成了释然,“啊是吗,你大概还没回过家所以不知道吧。” 
“发生了什么?” 
“就今天下午,你们家的混蛋长男抱着チョロ松路过这里了哦。俺问他发生了什么,他没回答我就急匆匆的走了。大概是受了什么伤来不及理俺了吧。” 
“他往哪里走的?”不详的预感。 
“就那边。”豆丁太指了指左边的岔道,“往那边走过去了。” 
“谢谢你了豆丁太,帮了大忙了。”カラ松起身就走。 
“喂喂!啤酒的钱还没给呢混蛋!” 
おそ松肯定隐藏了什么。 
而且自己和チョロ松的关系很有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但他到底想干什么? 
チョロ松怎么样了? 
カラ松顺着岔路不断的向前走着,这条路他没怎么走过,因为前面只有一些荒废的房子和建筑,所以只有一点模糊的印象记得通向哪里。 
东乡当初关押おそ松的地下室。 
tbc. 
豆丁太:等一下……是カラ松boy!?不是カラ松girl而是カラ松boy!? 
 
后话 
憋了一天憋出来的成果…… 又一次成功跳过了肉nqn我发誓!下一章真的有,算是百fo福利了,而且下一章大概就写完啦! 
好喜欢兄组啊好喜欢长兄啊我想吃—— 
说什么我下次都要写kros拯救自己。 
好像……没什么可以写的了,那就求赞求推荐吧。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