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兄松】失算(上)

♂可能有ooc
♂水陆前提的速度松
♂长兄choro,1→3←2
♂---中篇---下篇---


00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陷进去的了。
“カラ松,帮我找找你那边有没有喵酱的第132期杂志,我书柜上好像没找……”
“チョロ松。”
“啊?”
“我希望我以后的日子里都能有你陪伴在身边……我是说,我喜欢你。”
只知道当时的我除了震惊,就只剩下激动和兴奋,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和他在一起了。
“你不后悔吗?”
“为什要后悔?”
“我们……都是男人,还是兄弟。”
“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就够了。”
确认关系后的每一天都很快乐,虽然要防着那几个混蛋不被发现很困难,不过我们两个乐在其中。
“哈……差点就要被おそ松兄さん发现了哎!”
“brother,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脱口而出的承诺很痛,也意外的苏到了我。我大概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カラ松boy了吧。
“突然之间说什么啦!”
反驳还是要的。
“我无法带给你一个正常的家庭,所以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痛死了。
但是完全没法拒绝。
“……知道了啦,闭嘴!”
我一把拽过他吻了上去,接着顺势被他扑倒在了榻榻米上。
那时的我只知道享受,全然不顾周围的动静,如果没有发生后来的事情,也许我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有人正站在障子的后面注视着一切。
おそ松。

01
“おそ松兄さん,我要出去一趟,有什么要我帮你顺便买回来的吗?”チョロ松一边用鞋拔子穿上了左脚的鞋一边侧着脸朝卧室的方向大喊。
“你要去哪里?”おそ松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チョロ松的身后,低沉的表情掩在刘海的阴影里,言语间带着说不清的疲惫。
“呜哇……!你什么时候走出来的啊,吓我一跳。”チョロ松差点没把鞋拔子往地上捅断,“我去……看看有没有喵酱的新周边和CD出来。”
“那你知道カラ松去哪儿了吗?”おそ松不断的揉搓着手中的小纸团。
“他啊,肯定又穿着全套痛衣在什么奇怪的地方等着他的カラ松girl了吧。”チョロ松的眼神里带上了些许笑意。
“是吗?”おそ松顿了顿,反而乐了,“说起来我刚才在纸篓里发现了一张纸条呢。”
“纸条什么的回来再说啦,我要赶紧走了。”チョロ松装作很赶时间的模样,只想马上逃出家门,心里则不断祈祷上天保佑不是那张前几分钟还被自己握在手心里的东西。
“我在老地方等你,我可爱的チョロ松小猫咪,カラ松留……你知道,这是写给谁的吗?”おそ松毫不留情面的念了出来。
完蛋了。
不妙,不妙,不妙。
被最不能发现的人发现了。
纸条上写的太清楚了,完全没办法反驳。
怎么办?
要说出来吗?
おそ松兄さん会怎么想?
他在那里等了多久了?
难道说到此为止了吗?
チョロ松的脑海中跳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紧张过度后剩下的竟成了坦然和愉悦。也好,不如就这样趁势说出口吧。
“明摆着……是写给我的吧?”チョロ松慢条斯理的穿好了鞋,站起身大义凛然的转头盯着自己的兄长,“我和カラ松,前段时间成为情侣了。”
“情侣?”おそ松捏着纸条的指尖有些发白,他强装镇定摆出了哥哥的架势,“你们可都是底下带把的人啊,而且还流的同一种血脉的血液。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在一起,总之,我不允许。”
“我知道你可能会一时接受不了,”チョロ松明显是早就料到会遭到反对了,“我喜欢他,他喜欢我,其他的任何事情就都不重要。父母那边我之后也会好好解释的,我希望你能成为第一个理解我们的人。”
“你觉得你凭什么能得到我的理解?”おそ松不屑的回答,“我除非和你们一样脑子坏了才会支持你们。”
“因为你是我们两个唯一的哥哥。”チョロ松深深地鞠了一躬,并保持着姿势就这样继续对话,“你是我们两个唯一的后盾。”
“如果我说……我还是不同意呢?”おそ松发了狠,天知道这句话他使了多大的力气说出口。
“那我们只能暂时离开家了。”チョロ松并没有很失望,转而抬起头毅然决然的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什么狗屁的最好办法!”おそ松一脚踹翻了玄关的鞋架,“我不允许!我不同意!你们两个必须分手!”
“你究竟在生什么气?”チョロ松皱着眉有些疑惑,“我们离开家让你们眼不见心不烦还不好……”
“闭嘴!”おそ松恶狠狠的打断了チョロ松的话,“你是你,他是他,别一口一个‘我们’,太他妈的恶心了!还有,我是绝对不会让你逃出我的视线的,绝对。”
“能不能不要说恶心?我们只是正好相爱罢了,难道这是什么弥天大错吗?”チョロ松的脸色泛起了一抹苍白,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哥哥究竟在说什么。
“正好相爱?那能不能麻烦你和哥哥我也‘正好相爱’一下啊?”おそ松的表情已经显得有些疯狂,“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还会再说什么让我支持你和他之类的话吗?”
“你喜欢我?”チョロ松愣了愣,“别在这种时候开玩笑,我现在是在很认真的和你……”
“不是玩笑,就是事实。”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的眼神里满是欲望,“我也喜欢你,チョロ松。”
“可我喜欢的是……”
“闭嘴!”おそ松在チョロ松说出カラ松的名字前再次打断了他,“就算你不同意……我来硬的也要让你同意。”
下一秒,チョロ松被おそ松一拳打晕在了地上。
“没想到吧……两个哥哥居然都喜欢你。”おそ松一下子瘫坐在式台上,失神的久久凝望着チョロ松被自己揍了一拳的脸庞,“真是……太失算了。”

02
“我回来了。”カラ松满面倦容拉开了障子,“チョロ松在吗?”
“不在哦。”トド松正盘腿坐在地上拿着手机打字。
“トド松,你知道チョロ松去哪里了吗?”カラ松站在卧房的门口,破天荒只是站在那里,并没有摆出什么很痛的姿势。
“不知道哎,反正待会儿就会回来的吧?”トド松虽然这么说着还是抬眸看向了おそ松,“おそ松兄さん,你应该下午一直都在家吧?チョロ松兄さん有说他去哪里了吗?”
“没有哦,他就说他出去一趟然后就走了。”おそ松漫不经心的翻着漫画,尽管眼睛是在看着,却完全没有在阅读。
“怎么会……”カラ松蹙眉喃喃道,“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你为什么突然开始这么关心チョロ松兄さん了啊?说起来这段时间你们两个之间好像特别亲密啊,发生了什么吗?”トド松难得的放下了手机,第六感告诉他这里头绝对有猫腻。
“啊是吗……本来他约我今天下午在商店门口等他的,结果他一直都没有来,所以……我很担心。”カラ松隐去了关键信息,希望可以暂时瞒过トド松。
“他说‘对不起’。”おそ松突然开了口,“我刚才忘记说了。”
“对不起?”カラ松的脸色有些阴沉,随即披了件外套往外走,“我出去找他,你们晚饭不用等我了。”
门口传来“砰”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留下不明所以的トド松和淡定自若的おそ松在卧房里沉默不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トド松无奈的给手机插上充电线后坐到了おそ松跟前,“你知道的吧?”
“没事。”おそ松笑了,“チョロ松没事的。至于カラ松……我就不保证了。”
“唉,神神秘秘的就瞒着我一个人,告你们歧视弟弟啊!”トド松撇了撇嘴。
“不是还有一松和十四松呢吗。”
“他俩无关紧要啦!”
“好吧,归根结底差不多就是一句话。”おそ松使劲揉了揉トド松的脑袋,揉完之后还顺便闻了闻蹭下来的淡淡的洗发液的香味儿,“哥哥我啊,吃醋了。”
“哈?难不成你们三个都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但是那个女孩喜欢カラ松?作为同样的失败者所以チョロ松兄さん不会有事的只是出去解闷,而カラ松兄さん成为了死现充所以要挂?チョロ松兄さん装作要和カラ松兄さん谈人生,然后放了他鸽子以解心头之狠?”トド松感觉自己应该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八卦之魂就此燃起。
“差不多吧,但还是有点不一样。”おそ松乐了,自己的这个弟弟脑补能力还真强。但他绝对不会想到女主其实就是チョロ松吧。
“猜错了你直说呗。”トド松一下子没了脾气,直接躺倒在了榻榻米上,“这群哥哥真讨厌啊,联合起来欺负末弟真不要脸——”
“行了行了,就你最大。”おそ松合上漫画书起身准备离开。
“嗯?おそ松兄さん你要去哪里啊?”トド松问。
“我啊,”おそ松停了停脚步,“要去给可爱的小猫咪送晚餐哦。”
“这什么鬼理由啊……”トド松翻了个身闭上眼,“难道最近其实流行喂养野猫吗?”
“不,是我的专属家猫哦。”
tbc



后话
咳我肯定没有隐藏什么东西嗯。
这篇是为肉而肉,不知道是会在中还是下,总之肯定会有囚禁play和道具play你们懂的。
顺便说不定会有画师帮着画出来?也许吧,自己的大腿肉自己看完后觉得并不好吃。望天
totti是临时出来打个酱油的嗯,后面应该就没啥事儿了总之没有红松。
其实我想吃kros啊——
顺便这么久这么久这么久了才写一篇实在是对不起!而且一下午我都沉迷在了球球和鲨鱼里……【土下座】
赞和推荐……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其实并没有人喜欢我写的辣鸡玩意儿了nqn

评论
热度 ( 67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