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阿松全员】疯生谁棋

♂可能有ooc
♂喧哗国象设定有
♂不会玩也没问题的
♂有东乡,慎入
♂有死亡,偏黑暗向
♂转载前私信我,看情况告诉你是否可以

01
“小松哥,有人来找你了哦。”椴松坐在破旧的沙发上玩着手机,一旁的玻璃茶几上放着喝了一半的低酒精饮料。
“哦——”小松打了个哈欠从对面的沙发上坐起身,顺便满足的伸了个懒腰,“睡得好舒服啊。”
“啰里啰嗦的烦死人了啊!快给我出来!混蛋小松!”外面的一大帮子人已经耐不住性子冲了进来,还一脚踢翻了放在门口的垃圾桶,“有本事出来打一架啊!啊?赶撩老子的女人?不想活了吧你!”
“……小松哥哥你又干了什么。”坐在角落里敲着计算机的轻松幽幽的念叨了一句,神色却平淡如常,一点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倒不如说他是在用有些担忧的目光看着对方的那伙人。
“我说,这边的卫生可是由我负责的,能不能不要随便踢翻垃圾桶啊。”空松盯着满地的垃圾皱起了眉。每次有人来挑衅都特别喜欢踢翻门口的垃圾桶,害得他每次都要在打完架之后清扫一遍,偏偏小松又说习惯了这个位置不让他给垃圾桶换个地方放,以至于现在连打架都不能带给他多大的快感了。
“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十四松一下子从仓库的最里面蹦了出来,手里还挥舞着一根扎满了铁钉的球棒,“打架?还是打扫!”
“小心点。”一松从另一个角落里迈着步子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只金色瞳孔的黑猫,“要帮忙吗?”
“嗯?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够了。”说是这么说,五个人还是站在了他前面,“喂喂,你们紧张什么啊,这种杂鱼我一个人对付足够了啊。”
“哈??杂鱼??”带头的男子撩起袖子就朝他们走,“你有种再他妈放屁给老子说一遍?”
“我说,”小松特意放慢了语调,嘴上的笑容又明朗了几分,“你们啊,不过是一群杂鱼罢了,我一个人对付绰绰有余。”
“小的们,上!不把这臭小子揍得满地找牙老子就不混了!”男子一挥手,后面的一群小弟就围殴了上去,但五个人的小小防线却愣是冲不过,男子只得咬牙切齿站在后方死命瞪着对面那人笑嘻嘻的嘴脸。
“怎么了,不是说要把我揍得满地找牙吗?快来啊,我就站在这里哦。”说着还伸手朝对方勾勾指尖,“我好害怕啊。”
“啊!”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仓库内喧嚷的氛围,两方的人都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椴松似乎被对方的人抓到了。
“椴松!”空松直接往前大跨步,被轻松一把拉住,用眼神示意了他对方搁在椴松脖子上的小刀,空松才努力找回理智收回了脚步。
“小的们,把他抓回去!”男子急忙下令,转而恶狠狠的瞪着小松,“给你三天……不,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好想清楚了一个人过来,不然你的兄弟就要没命了!”说完便指挥着剩下的人手迅速撤离了。
“绝对!绝对会带回来的!”小松朝着对方逃跑的方向大吼。
“又来这一招啊,小松哥哥你还真是玩不腻。”轻松叹了口气,一点儿没有担心自己弟弟的模样。
“呼……brother,我的演技是不是比上次又perfect了一点?”空松朝小松比了个pose。
“谁是卧底!谁是卧底!”十四松不顾刚才打架受得擦伤就跳了起来,“敌人老窝一局击溃!全垒打肌肉!”
“过来,上药。”一松一把拉过十四松的袖子,拿着小药箱用酒精开始给人消毒。
“不觉得很好玩吗?这样子击溃对方。”小松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们,“那表情真是再棒不过了。”

02
“我说,如果我告诉你们小松哥的弱点和习惯什么的,你们会放过我吗?”
“啊?开什么玩笑,”男子闻言一把拽过椴松的领子就要揍上一拳,“你以为老子会信?”
“你别急啊,听我说完嘛。”椴松故意亲密的凑到对方耳边轻语,“他啊,其实是个同性恋。”
“放你妈的个狗屁,他是同性恋的话撩我女人干嘛。”男人不屑的啧了一声。
“所以只是撩啊,又没有上。”椴松瘪瘪嘴,凑上去继续说,“小松哥啊,小时候被一个坏人抓走过,然后被那个男人上了,结果就变成同性恋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男子半信半疑的转头看着他。
“因为我觉得他很恶心啊,所以想借你们的手把他……”椴松用手横着抹了一把脖子,“毕竟谁会想要有一个同性恋哥哥啊,我可还是个正常人。”
“好,成交,你把他的事情再多说一点,争取在他过来前就把这臭小子给搞定了。”男子很信赖的拍了拍椴松的肩膀,“都靠你了啊。”
“没问题。”椴松笑着回答。

“这次你又说了些什么弱点啊?”轻松躺在小松旁边轻声询问着。
“嗯……同性恋什么的。”小松闻言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的弟弟,“怎么了?”
“噗,同性恋算是什么啊。”轻松一不小心笑出了声,“这么扯的弱点对方会相信吗?”
“再扯小椴不都圆过来了?”小松眼神微微一沉。
“好吧,这倒的确是,那孩子口才就是好。”轻松也不禁跟着赞叹了一下,转而有点疑惑,“可是这个算弱点吗?有什么用啊?”
“明天大概学校里就会散开我是同性恋的消息了,我肯定会被孤立的吧,到时候就全靠你啦轻松!”小松重新背过了身,“好了好了,睡觉!”
“什么啊这个回答……”轻松用被子蒙住了脸,思考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戳了一下对方的后背,“等等,你是同性恋的消息散播开来为什么靠我啊?这扯得到我吗?不会是我要装作被你喜欢或者喜欢你吧?”
“……zZ”小松打着呼噜装死。
“啊混蛋长男!”轻松鼓着脸也翻了个身。
终于做足了准备向你告白,虽然并不是真的,但也能正大光明牵起你的手了啊。小松这么想着,闭上了双眼沉入睡眠。

03
“小松哥他啊,每周三的中午都会一个人去天台哦。”
“每周三的中午吗……”男子沉思了一会儿,“那个天台上锁吗?平常会有人去吗?”
“上的锁很容易就能打开的啦,如果让我来的话。”椴松坐在桌子边缘上晃着双腿,一直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至于人的话,本身那里就不太有人会去,毕竟老师是严格命令过的,不让我们上去。”
“那那个臭小子是怎么上去的?”
“啊小松哥他啊,因为成绩好,而且被老师抓了好几次发现也没在上面干什么,就是躺在那里睡觉,老师也就不管他了,最后差不多就变成特权一样的东西了吧?”
“可是我们到时候要怎么进去啊?”
“恩?你们把我放回去,我把他一个人带过来啊。”椴松从桌子上跳下去,走到男子面前一笑,“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带过来让你们好好‘伺候伺候’的。”
“是啊,要好好对待他啊。”男子盯着被灯光所不覆盖的黑暗处,隐约可以看见放了一个铁床在里面。一想到能把那个一脸傲慢的臭小子肏得魂不守舍,男子内心的野性和欲望就不自觉表露在外。
“那就靠你了啊。”椴松的指尖灵活的在屏幕上跳动。

“哎哎你看了昨天的校园贴吧没有啊,隔壁班好像有个男生是同性恋哎!”
“真的吗?不会吧好恶心……”
“而且而且,听说他喜欢的人还是自己的亲弟弟!血缘关系很近的那种!”
“天哪,这也太可怕了……”
“哪有,不是很萌吗!兄弟恋啊啊啊!”
第二天,校园里传遍了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一个名字叫做松野小松的男生是同性恋,喜欢的对象还是自家的亲兄弟。
小松自己当然是早就知道结果的,甚至干脆开始明目张胆的各种向轻松表达“爱意”,而轻松则不得不陪着自己的哥哥扮演着这一奇怪的“被求爱”的角色。
“小松,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吧,也太夸张了点。”趁着周围人少,轻松赶紧压低了声音向小松轻语。
“有什么关系嘛,不做像一点他们又不会相信。”小松无所谓的顺手拿起草稿纸开始折叠。
“我很困扰的啊!还想好好听课呢,去问问题的时候老师都在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了!”轻松愁眉苦脸的盯着对方。
“没关系的啦,不就是些目光而已吗。”小松折了一朵纸花递给对方。
“虽然话是这么说……”轻松愣了愣,伸手接过纸花,“谢谢……可是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后天中午吃完饭跟着我走,你就知道了。”小松笑了笑,微妙的转移了话题,“听说空松又买了新的美瞳和墨镜哦。”
“靠,那家伙又随便浪费资金!”

04
“呦,小椴。”小松躺在天台顶上,终于听见了铁锁“咔哒”一声。
“小松哥中午好啊,这两天过得怎么样?”椴松推开厚重的铁门,目光四处寻找着对方。
“恩,很开心哦。”小松两手撑地坐直了身子盘起腿,朝椴松挥了挥手。
“真是的,以后想好了剧本就早点告诉我啊,害我思考了半天才想好应该怎么和对方说。”椴松一边抱怨着一边朝小松走过去,“对方居然还真的傻乎乎的信了耶,连那种道具什么的都准备好了,看样子是真的以为能把你干个爽啊。”
“是吗?哈哈,说明我的剧本想得还挺真实的?”小松毫不在意的爽朗笑了几声,两手随意的搭在自己脑后。
“接下来怎么办?把你带过去,然后让一松哥哥和十四松哥哥过来救你吗?”椴松问。
“恩,然后你就可以去找空松玩啦。”
“谁……谁要去找他啦!真是的……”

“唔……”小松绑着手被椴松扯着领子一把推倒在了地上,“喏,我把人带过来了,刚才在路上顺便给他稍微来了点安眠药,还掺了点春药进去,现在大概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能维持两到三个小时左右。”
“干得好。”男子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一手抓起了对方的头发把小松的脑袋提了起来,“怎么样,臭小子,没想到会被你自己的亲弟弟给背叛了吧?”
“可恶……嗯……”小松努力想要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无奈困意作祟,连思考也开始有些断断续续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这小子没话说的时候还真的可爱的可以啊。”男子直接开始脱下小松的衣服,“听说你小时候就被干过,恩?现在老子就再干你一次,让你爽个够!哈哈哈哈哈哈哈!”
“砰!”突然一声巨响打断了男子的讲话,一片沙尘过后出现在视野里的是四个长相相像的男子。
“你们在搞什么啊!给我拦住他们!”男子惊慌失措的指挥着手下们上前,无奈实力偏差实在是太大。
“我说,能不能来点更有劲的对手啊。”空松一脚踢翻了冲过来的敌人,表情是有些扭曲了的正义凛然,“照这个样子下去,小松哥哥很快就能被我们救出来了哦。”
“哦哦!小松哥哥万岁!救援!救援!“十四松对着敌人的脑袋一人一棒子狠狠的砸了下去,只剩四溅的血花与对方的人临死前的惨叫声。
“啊……不够……再多来一点……”在另一旁拿着匕首捅人的一松则是满脸的欲求不满,总是能准确的一刀致命,却偏要在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尸体上再多捅几刀,“小松哥哥……你是我们的……”
“完了,又暴走了。”轻松一边说着一边用铁管一棒打晕了准备偷袭的敌人。他是一路跟着小松过来的,在天台上椴松和小松的对话也听的一清二楚,知道是这个哥哥自己想出来的馊主意,“待会儿要怎么让他们停下来啊。”
“肯定没事的啦,是吧,小松哥?”椴松拿着电击枪击晕了旁人。
“啊,没错,我会制止他们的。”小松从男人的紧勒下缓缓抬起了头,“怎么样,我的弟弟们都很可爱吧?”
“变……变态啊……”男人吓得拿刀子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最终一声脆响掉在了地上,然后落荒而逃。
“别放走他。”小松靠着铁床站了起来。
“当然。”已经解决了所有敌人的几个兄弟直接挡在了门口。
“松野小松,好久不见。”

05
“松野小松,好久不见。”幽暗的尽头传出了一个嘶哑的男声,“还记得我吗?那个小时候,干了你的人。”
“东乡……”回过头,赫然是当年的那个男人的嘴脸。
“哦,没想到你还认得出来啊。”东乡轻蔑的笑了笑,随即直接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小松,“那么你现在就为了当年的举动去死吧。”
“哎?等等,小松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椴松站在后面焦急的问话。被带过来然后再被他们救出最后一举击溃男子,这是小松告诉他的剧本,并没有东乡的出现。
“是啊,因为他不知道我的存在啊。”东乡一点点走近了小松,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举着手枪把枪口对准了小松的太阳穴,“好了,说吧,你们希望看着你们亲爱的大哥怎么死啊。”
“小松哥哥……”轻松咬着下唇冷汗如流。不仅是在担忧小松的安危,他刚才的话也证实了小松的所说并不是剧本,而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实。那么,他的哥哥,究竟是在演戏,还是说……真的喜欢他呢。
“放开他,不然绝对杀了你。”空松面无表情的吐出了几个字。
“啊,不能杀。”一松咧着嘴露出了尖利的牙齿,“要让他生不如死……”
“呐呐我说,直接冲上去把他打爆不就好了吗!”十四松的话语听起来没什么不对,和平常一样听着毫无逻辑可言,眸子里却映衬着疯狂的杀气。
“小松,你的弟弟们都说了这么多了,你自己不说点什么吗?”东乡冷漠的看着几个人发表了感想,几年的监牢坐下来让他比当初又冷酷了许多,“我可是好不容易跟着那个蠢蛋才找到你的啊。”
“恩,都是我可爱的弟弟啊。”小松微微低着头。
“啧,既然没话说……那就去死吧。”

“啊真的吓死我了啊,小松哥你也太恶趣味了一点吧!”
“就是啊,既然已经偷偷把绳子解开了就跟我们说一声啊!”
“呼……brother安然无恙就好。”
“没过瘾……”
“小松哥哥万岁!小松哥哥万岁!”
“因为很有趣啊,再一次把他打倒。”小松伸手蹭了蹭鼻下,“谢谢你们的关心和帮助啦,可爱的弟弟们♪”
“一点也不有趣啊!!”

一星期后,东乡和另一个不知身份的男子有些腐烂了的尸体被警察们在仓库里发现了,现场一片狼藉。
END
附录00
五个弟弟已经变成了痴狂于自己哥哥的奇怪的“傀儡”,发现了这点的小松并没有阻拦,而是顺理成章的把自己的弟弟们变成了自己的棋子。
椴松=兵
国象中兵第一步可以走一格或者两格,然后就只能一格一格向前走不能后退,吃子的话只能吃左上或者右上,也就是斜着吃。但是如果能走到对方的敌营就可以变成后。
椴松作为兵一路走进了敌营化身对方的头脑,各方面控制了对方。
十四松=马
国象中马是以日“字”的结构来走,不知道应该怎么向大家说明,总之就是一个算是感觉很不规则的走法。
十四松行动毫无规则逻辑可言,只是为了保护所要保护的东西而永远拼尽全力。
一松=象
国象中象是只能斜着走的,但是和象棋相比没有不能过河的条件,也不需要拘泥于米字框,可以满场走。
因为痴狂与自己的哥哥而走偏了道路,也可以理解为心性有了比较大的偏差。虽然如此也只为自己的哥哥而疯狂,为了他可以做到不惜一切代价。
空松=车
国象中车是横竖走,也就是可以走笔直的线,和象棋是一样的走法。
特别耿直,但是换句话说就是空松的正义即“小松”,只要是为了哥哥什么都没关系。
轻松=后
国象中后横竖斜都可以走,步数不受限制。是能行走范围最大的一颗棋,也可以说是最有用的棋子。
作为被小松暗恋的对象,从不敢轻易相信两情相悦的事实,总是装作毫不在意,却是最关注小松的人。
小松=王
国象中王横竖斜都可以走,但只能一步步走。
作为最关键的人物,“王”死即棋输。小松用自己引诱对方的王出来,最后一举击溃。

王死即棋输,即使其他的棋子都已经被吞吃入腹。


后话
啊啊啊其实想要写的是最后只剩长男一个人活着,其他兄弟都死了,但是在棋局上来说只要王还在的一方就是赢了的感觉,结果写着写着主题就偏掉了xxx有点黑暗向,不知道大家感觉怎么样?
因为非常喜欢国象的设定,但是发现好像从来没人写过,于是就去尝试了一下【我为啥要作死】。这篇文总体感觉就有点作为王的长男在用弟弟们这些棋子下棋然后不惜一切保全自己的感觉?总觉得没有写清楚啊,可惜了xxx
嘛也许大家看完00再看一遍全文会更有感觉←狗屁
求赞求推荐!虽然文笔渣但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脑洞qaq顺便国象设定真的很好吃啊啊啊qaq

评论 ( 8 )
热度 ( 93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