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阿松136】my lady

♂可能有ooc♂ 
♂现代宗教paro♂ 
♂红松,电子,速度♂ 
逗比向傻白甜超欢脱向♂ 
 
“哎……好好好,我大概明天下午一点会在地铁口等你们……哦是吗,那不是挺好的啊……嗯嗯那明天见!”魔女椴松挂掉了电话,满面笑容的盯着自己手上的手机。 
“又是联谊?你这个老太婆还真是欲求不满啊。”
“嘁,这是女人的天性懂吗?还有不要叫我老太婆!要叫我椴·松·小·姐!”椴松不屑的瞥了一眼对方,顺手就把手边的纸团扔了过去。
“都几千岁的人了亏你说的出口……”
“啊?你说什么?”椴松眯着眼看他。
“没没没,今日的风儿有点喧嚣啊,我刚才没说话,一定是椴松小姐您听错了。”恶魔小松闻言赶紧岔开话题,顺便把纸团捡起扔到了一旁的纸篓里,“小姐您今天晚餐想吃什么?”
“嗯……水果沙拉和橙汁。”
“哎?小姐您这样减肥会营养不良的啊。”小松走过去装模作样的替椴松揉捏着肩膀,“真的不吃点主食什么的吗?”
“行了行了,都几千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椴松毫不在意的看着手机,“明天下午我出去联谊的时候,你就随便去外面上哪儿玩去吧,记住……”
“记住,不能惹事,不能杀人,是吧?”小松站在椴松背后玩笑般行了个军礼,“遵命,女王殿下!”
“嘁,这种时候就不装糊涂了吗?”椴松捏着下巴思考,“不过女王殿下这个称呼,好像还挺带感的……哎小松,你再叫两声试试?”
“什么?小姐风太大我听不清啊!我去买菜啦再见!”一溜烟儿的功夫小松就逃了出去。
“好小子以后别来求我啊!!”椴松只得自己一个人在沙发上跳脚。

“呼,幸好溜出来了。这称呼从小姐变成女王殿下也太可怕了。几千岁的女人不好理解啊……”小松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朝菜市场走去。
别看小松一脸吊儿郎当的废柴样,好歹也是魔王的大儿子。他本来应该作为超级精英在自己的父亲手下帮忙,然而却在某年某日因机缘巧合被椴松召唤了出来,而且当时的他还小的可怜,于是……
“啊召唤成功了!这次要再脸黑召唤出食人花我就去自杀……哎,小孩子?”椴松正祈祷着烟雾里能出现高阶恶魔,却意外的发现魔法阵里出现了一个有着恶魔角和尾巴的小孩。
“奶奶好!”小孩儿脆生生的叫了一声,正新奇的东张西望。
“啊……小朋友你好啊。”椴松勉强憋着怒意抱起了他,“能不能不要叫我老奶奶?我才五十多岁哦。”
“那叫什么?”小孩吮着食指问,“唔……阿姨!”
“嗯,阿姨就好,小朋友真听话。”椴松此时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召唤了个恶魔的小破孩出来,瞬间没了太多的耐心,“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我叫小松!”小孩儿很开心的回答道。
“完了这小屁孩的名字我听都没听说过……肯定又是个无名小妖……”
“我爸爸是魔王哦!”小松突然很骄傲的插了嘴。
“唉,不就是魔……”椴松愣了愣,随即紧紧握住小松的肩膀使劲摇晃,“小屁孩,啊呸,小松,你刚才说你的爸爸是谁?是魔王吗!我没听错吧!”
“嗯,是魔王哦!”小松自豪的说着,“我爸爸超——级厉害的哦!掌管整个魔界呢!”
“好好好,那阿姨现在要和你签订契约哦,没问题吧?”
啊啊啊啊没想到这个小屁孩居然是魔王之子!简直就是欧皇转世啊我!这是魔女椴松的内心世界。
“签订……七月是什么?”小松歪着脑袋,“好玩吗?”
“是契约,不是七月哦。”椴松心说居然连契约是什么都不知道,简直天助她也,“签约了之后你就可以嗯……吃到好多好多的棒棒糖啦。”
“真的吗?”小松兴奋的拍拍手,“我签!”
话音刚落,金色的魔法阵纹样就烙印在了椴松和小松的左手手背上。
“天哪……魔王之子就是不一样,连契约纹章都是金色的……”椴松兴奋的一把抱起了小松开始旋转,“看样子这不是假话……你真是我的幸运之子啊!”
“阿姨……好晕唔……”小松有些难受。
“好好好对不起啦,是阿姨太开心了一点。”椴松突然想起高阶恶魔似乎都可以做到言灵,但小松这么小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小松啊,你看着阿姨的眼睛,对阿姨说永葆青春。”
“永葆青春!”小松盯着椴松的双眸,下一秒椴松的面容就如时光倒退般不断变得年轻,最终约摸着定格在了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天哪宝贝你真是太棒了!”椴松把小松放到地上后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脸,“我又恢复年轻了哈哈哈哈哈!”
“阿姨,我好累……”小松揉了揉眼睛。
“嗯睡吧睡吧,第一次就让你下这么大的魔法,肯定很累了。”椴松把小松抱到沙发上后,脑子里就开始运转起各种现代年轻人的快活方式。
于是回到现在,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和别人签约了。虽然想过毁约,但每次他一提起这个对方就各种打岔搞得他都不太好意思继续说。万幸的是椴松性格还算好,除了老是让他跑腿什么的也就没差了……
没差才怪吧!
他想要的是受到愚民们的膜拜的感觉啊!为啥反过来了啊!他明明是堂堂的魔王之子啊!
从天上掉到地下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受,虽然天上的滋味儿他也没有领会过多久就是了。万幸的是因为他样貌英俊又借着椴松的钱显得十分富贵,倒是十分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就连椴松都对他说过“反正你这么帅,要不要跟你的主人来一炮”之类的话语。当然,对于这个本质上来说已经几千岁了的女人,小松是不会也不想提起兴趣的。
“啊啦,是小松先生啊。”鱼贩大妈豆豆子手托着脸朝小松微笑着打招呼,“要来买鱼吗?给你便宜一点哦。”
“好的。”小松思考了一下食谱,“请帮我称一下这条。”
“好好好,您拿好,欢迎再来啊。”
唉,也就只有这个可爱的菜摊子大妈最能让他舒心了。
随意又买了些蔬菜小松便回去了,估摸着可以在六点左右烧完,晚上就可可以直接出去晃悠了。
“回来了?”椴松还坐在沙发上,但是换成了侧躺的姿势,“今天晚上吃什么?”
“酸菜鱼,还有酸辣土豆丝和鱼香肉丝。”小松一边回答一边把菜放到了厨房。
“那就饭帮我少烧一点!”
“是是,知道了小姐。”小松应付着回答了椴松开始洗土豆。

“嘿嘿,吃饱啦!臭小子手艺有长进啊!”椴松重重的拍了几下小松的后背,“待会儿准备去干嘛呀?”
“啊?大概就是打小钢珠吧,或者回去找人唠嗑什么的。”
“你这个魔王之子还真是无所事事哎。算啦,也不麻烦你了,出去晃一圈或者直接回去吧!”椴松头也不回的拿着手机进了卧室。
“我这么无所事事到底是拜谁所赐啊!”小松朝着椴松的方向吼了一句。
唉,也只能出去晃一圈了,等半夜了再过来尝些美梦的滋味儿。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恶魔的粮食应该是人类的灵魂才对,但介于小松是高阶恶魔且即使签订了契约但命令都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所以只要人们做的一个美梦就能让他好好饱餐一顿,且对方不会有什么精神和肉体上的损失,对于怕麻烦的椴松来说这个设定再好不过了。
“啊啊,果然还是应该说出口的嘛。”小松踢着易拉罐走在路上,“这个老女人真是烦死了。”
“你说什么?”
“啊啊啊啊小姐对不起我错了!”小松下意识的这么回答了面前的女人,仔细一闻才发现并不是椴松,只是长得非常相像罢了,“这位女士不好意思啊,我认错人了。”
“识……识相的话就赶紧投降吧,我是神明。”女神轻松说道。本想吓唬这恶魔一把然后帅气的封印他的,结果对方这么大反应反而把她自己吓了一大跳。
“啊……就是那个传说中米西米西花不拉几喊一通就能召唤神龙的东西?”小松挠挠头。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居然连神明的名字都没听过,你爸妈居然能活这么久把你生下来养这么大也是挺不容易的啊。”轻松听了满肚子火,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嚣张的家伙。
“啊?我爸从来没提过啊。”毕竟也很少见到就是了。
“算了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乖乖被我封印……”
“等一下等一下,这位女士你也太冲动了点吧?没听说过冲动是魔鬼吗?”小松走上前去挑起了轻松的下巴,“明明这么美丽,为什么动作却如此粗暴呢?”
“区区恶魔别随便碰我!”轻松一把拍掉了小松的手,这时才看见小松手背上的金色契约纹样,那是高阶恶魔签订契约才会有的东西。轻松心说不妙,别说封印了,对方要是使出全力她逃不逃得掉都是个问题,眼下只能先安抚一下对方了,到时候再去找大部队过来。“啊抱歉,我下手太重了吧?”
“没事哦。”小松看着对方盯着自己的手背,于是直接把手放到了对方眼前,“这个纹样,很重要吗?”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你的主人会是个什么样子。”轻松吞了口口水。她才不会说小松把手伸过来的瞬间还以为要没命了呢。
“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见她。”正好烦一烦那个臭女人。
“哎?哦,好啊!”虽然她肯定打不过这只恶魔,但打败人类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不是什么兄贵之类的就行了,轻松自然马上就答应了。
“那就……走喽!”小松直接公主抱抱起轻松,然后一脚蹬地借力展开翅膀飞了起来。
“啊啊啊啊你放我下来我会飞啊!”天哪这个姿势也太羞耻了点!
“你又不认路,也不一定跟得上我,这样最方便。”
这种笃定的语气好烦啊!她能不能砍了这个家伙!
“到了。”还没等轻松心里吐槽完毕小松就已经站在了椴松的家门口。还真别说,速度是比她要快上不止一倍。
“谢……谢谢。”轻松低着头不看他。
“没事。”小松拿出要钥匙开了门,“小姐,我带客人回来了。”
“啊?怎么这种时候会有客人啊?不见!”透过门板椴松的声音传了出来。
有点耳熟?轻松开始回忆这到底像谁的声音。
“快出来啦,她说自己是神明哎!”
……为什么感觉莫名羞耻。
“我靠天使?”椴松一把推门而出,“我的天这不是轻子吗!”
“小椴?你是这个恶魔的契约者?”轻松一把抓起了椴松的左手,一个一模一样的金色契约纹样赫然入目,“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手背被烫伤了才不给我们看的!”
“嘛嘛不要在意细节啦,你是怎么找过来的?”椴松打着马虎眼把轻松拉到一旁坐下,顺便朝小松摆了摆手,“去去去,女人的谈话男人别在旁边站着。”
“居然赶我!?”小松朝椴松比了个中指,“我告你性别歧视啊!”
“你再废话一句下次a片别问我要了。”
“是的女王陛下我马上就走。”小松迅速关门离开。
“你们……都是这么相处的?”轻松懵逼了。她都不敢动的恶魔椴松居然这么副口气说话,那个恶魔居然还很顺从?虽然有契约的问题在里面,但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啊!她是不是还在做梦?
“是啊,这都是我当年运气好啊!”椴松很得意的闭着眼沉浸在回忆里,“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已经几千岁了呦。”
“这么老!?”轻松惊叫了出来,转而意识到这对女人来说是不太好的话语,“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没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终于有个可以炫耀的人了,毕竟认识的人里头和她一样的那些契约者们早就都去世了,总算碰到了一个说不定也是永生的人了,“我的确岁数很大了。”
“是那只恶魔干的吧?你居然能签到这么高级的恶魔,好厉害啊。”轻松打心眼儿里佩服椴松。别说封印了,按常理她这个阶级的神明根本没机会见得到高阶恶魔,“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他啊,哼哼。”椴松顿了顿,“是——魔王之子哦,还是魔王的大儿子!”
“……”
“轻子你怎么不说话?”
“我想静静。”那她到底作了多大的死。
她刚才居然夸下海口说要封印魔王之子?还一把拍掉了魔王之子的手?还被对方公主抱了?哦最后好像是她赚了。
她居然活到了现在?
轻松表示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啦,他从小就听从我的管教了。”
从小!?她更害怕了好不好!?这人难道是魔王之妻!?
“嘛轻子你可不能去告密哦,如果这样的话我就答应你也可以使唤他!”椴松看轻松犹豫不决,心说绝对不能让神明把小松带走,狠了狠心便决定贡献出小松。
“真的?”反正她也打不过,这样的结局说是惊喜也不为过。
“真的。”椴松牵住了轻松的手。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你直接留下来住吧,明天我们吃完饭就可以一起去联谊了。”
“好。”

于是在两个联谊狂魔的沟通下小松变成了两个人的奴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小松:喂喂不对吧哪里可喜可贺了这明明就是灾难吧!?

……对不起我说错了。【鼻青脸肿土下座】于是在两个超级无敌美少女的沟通下小松变成了两个人的奴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小松:改掉的东西完全没关系吧!她们打你你就屈服了吗喂!?

END
后话
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而且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不好意思!【土下座】最近什么肝力都没有,连补番都没动力了。文的开头早就写好了但一直没往下动笔,自己也有点懒癌犯了所以拖了很久。
下一篇大概会是喧哗/宗教/abo/国象里选一个,嘛只是个大概_(:з)∠)_
不要脸的求赞求推荐,没更新的时间里还掉粉了,心塞塞。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