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名写手加画手。
大概は無名写手加画手だった.
微博@-乃疾-
没错那个粉丝很少的就是我。
杂食党,没有绝对反感的cp。 J+/ow/mlk/fgo
生田斗真/佐藤健/山田凉介
龟梨和也/松本润
神谷浩史/三木真一郎
欢迎私信勾搭和扩列。
所有内容转载前请联系我。
努力寻找自己的文风画风当中。
谢谢你看到最后。
ヽ(・ω・ゞ)

【阿松全员】轮回

#可能有ooc#请勿转载#
#宗教paro#
#各种cp混杂就不标太多tag了#





01
“神父……救救我……”
夜色微亮,潮湿的空气总让人感觉皮肤的呼吸不够畅快。幽暗中,隐约能看见一座教堂伫立在那里,即使看不清,也能让人不自觉的感受到寂静而神圣的气氛。
“这是第七十二个人了呢。”
“嗯,还差二十八个了。”神父空松把刀拔了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擦拭着前几分钟还十分光洁的刀刃。
“很快你就可以救你心爱的修女了啊,空松。不高兴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根本不会想要他们的性命。”空松把刀插回了刀鞘,大踏步走向了门口,“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恶魔小松轻笑了一声,随即消散在一片黑雾之中,“是不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宠物」就这么死去吧。”

“咳咳……”
“一松,你醒了啊。”空松听到咳嗽声后赶紧走到床边轻轻的扶着一松坐起身,“想不想喝点水?”
“咳⋯⋯嗯⋯⋯很渴⋯⋯”修女一松一开口,嗓音沙哑的甚至吓到了自己。
“你不用说话的,不是喉咙不舒服吗?点头我就能看懂了。”空松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温水递到人嘴边,“喝吧,小心点。”
“嗯……”一松艰难的喝着水。嗓子钻心的疼,但又实在渴得很,只能小口小口吞药似的,很不痛快。
“果然嗓子还是很痛吗……我明天再去山上找找草药,给你做点药膳吧。”空松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即使休息了两个多月,一松的病情也毫无好转的迹象。一开始只是感冒似的虚弱且有些发热罢了,演变到现在已经成了全身无力还喉咙生疼发不出声的状况。他刚开始还不相信,但他如今不得不承认,就算不是绝症,这个病也比绝症简单不到哪里去。
“咳……汤……咳咳⋯⋯”一松痛苦的闭着眼。
“你想喝汤是吗?我明天给你熬山药排骨汤吧。”空松连忙顺着一松的背轻抚,希望她能够感到舒服些,“你早点睡吧,明天早上我再过来看你。”
一松点了点头,便由着对方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目送那人吹灭了蜡烛离去,心里的想法一下子全冒了出来。
从记事起,她便是孤身一人。没有父母,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总是靠偷盗获取食物,一天能吃到两顿已是幸运。她没有固定的住处,天桥下,公路边,躺椅上,只要是个地她就能睡。虽然是个女娃子,但她的做事风格连周边的混混们都深感佩服,甚至还会有人戏称一声大姐头。
不知何时,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再也不会像当初那样抱怨生活的不公,而是开始学会享受的时候,她遇到了空松。当时她正想抢一个老太太手里的一袋苹果,却被对方直接一手抓住。
“放开我!”她拼命挣扎着。苹果拿不到就算了,命必须留着。
“一个姑娘,怎么能以盗窃为生?”空松打量了她一番,“你似乎是个孤儿吧。跟着我去教堂做事,好吗?”
“……有饭吃吗?”
“有,还会给你住的地方。”空松温柔的笑着,“只不过你要听话,再不能偷窃了。”
“成交。”她像个小大人一样。
“好。”空松放开了她,“跟我走吧。”
这一走就是八年。自己现在都二十岁了,没想到还是要拖累他,果然就是该死的命么。
我这种垃圾,能赶紧死掉就好了。一松这么想着,渐渐沉睡了过去。

02
“第八十四人。”空松一边拔刀一边说着。
“喔,修女怎么了吗,你今天这么拼命。”小松饶有趣味的盯着空松,“你今天一连杀了四个人啊。”
“没什么。”空松顿住了脚步,“她……可能快不行了。”
“是吗?”小松悠悠的飞了过去,“那你要再加快点速度吗,神父大人?”
“不要用那种称呼叫我,我不配那个称号。”空松皱着眉。
“是,是,我的主人。”小松笑着,“只不过,一天四个人的速度还不够喔。”
“还不够?”空松转过身看着他,“什么意思?”
“还有三天。”小松说,“还有三天,她就会死了。”
“三天……么。”空松握紧了拳头,“你有办法把落单的人赶到这边来吗?”
“遵命,主人。”小松在半空中俯身行了礼。

小松在街上闲逛着,本想再顺手赶几个人回去,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恶魔啊,罪恶的化身!让闪电劈裂你的罪行,让风雨腐蚀你的身躯吧!”
“等……等等……”小松喘着粗气心有余悸的看着那被劈裂了的老枯树,,“女神啊,你也太急躁了点吧……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打吗⋯⋯”
“对付你们恶魔用不着心慈手软。”女神轻松俯视着他,“你签定了契约?行啊,再让你多活几分钟,带我去找你的主人吧。”
“哎呀,被发现了呢。”小松吐了吐舌,“我还以为可以瞒过去的。”
“不要再耍花招了,”轻松念咒用光做的链条拴住了小松的脖子,“赶紧走吧。”
“真是……毫不留情面啊……”小松拉拉自己脖子上的锁链,只感觉又紧上了一分。
“不要想着逃跑了,你逃不掉的。”

“小松?”空松惊讶的看着从门口直接冲进来的小松。
“快逃!女神来追杀你了!”小松拼命地拽着脖子上的锁链,“快带着你的修女,越远越好!”
此时的情况不容空松多想,站起身就往门外跑。
“就是你和恶魔签订了契约吗?”
“……是。”空松抬头,轻松已经踩着浮云站在那里了。逃不掉了……吗。
“真是贪心的人类啊。不是想不劳而获就是想获得权利。”轻松撑着脸坐在半空中翘着腿,“要我说啊,老老实实活完这一生有什么不好的?有吃有喝不就足够了吗。”
“不是的,”空松说,“不是这样的。”
“不是?那你还能叫恶魔干嘛?替你捶背吗?”轻松说着,自己大笑了起来,“反正也八九不离十吧。”
“我要救她,救一松。”空松垂着头,“她……患上了绝症,只有天使才有可能治好她。”
“天使?和你签订契约的可是一只恶魔啊。”
“我和他签订契约的条件,就是我献给他一百条灵魂,他带我去见天使。”
“哈?带你去见天使?少年啊,”轻松下落到他面前挑起了他的下巴,“你要知道,除了上古四大魔神以外的恶魔,再没有谁能见到大天使的身影还活着回来了。你啊,被狠狠的欺骗了。”
“⋯⋯”空松一言不发。他早就预想到过这种结果了。但这是绝症啊,他除了逼迫自己相信,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看在你善心未泯的份儿上,我可以带你去见大天使。”轻松说,“但你,只能留在那边,不能回到人间了。至于大天使愿不愿意救你的心上人,就得看你自己了。”
“⋯⋯谢谢。”
“那么走吧。”轻松一把拽过锁链把小松封印了,“去找大天使。”

03
“就是你,想要救一个叫做一松的人类吗?”大天使十四松拖着长长的尾音说道。
“是的,我想救她。”空松单膝跪在地上,“我愿意以一直呆在这里为代价。”
“好啊。”
“……什么?”大天使答应的太快,以至于空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就这么……答应了?
“我说好啊。”十四松飞到他面前,“已经几百年几千年都没人来找我玩了,好寂寞啊。”
“殿下,您也真是的,您的身份摆在那儿,谁敢来老是无缘无故骚扰你啊?”轻松扶额。十四松的权利是很大,他的手段和能力也不是常人能比,但情商这方面实在太落后了点。
“那有什么关系嘛。”十四松爽朗的笑笑,“空松,你以后就留下来陪我玩吧!”
“那一松她……”
“已经治好了。”十四松挥手划出一个圆,出现了一面像水镜一般的东西,“你看。”
镜子里,一松正自己惊奇的坐起身左看右看。
“谢谢您。”空松努力憋着泪,“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
“你多说几个也没关系的。”
“殿下!”轻松跳着脚,“区区一个人类怎么能劳烦您做这么多事!”
“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朋友了嘛。”十四松朝空松吹了口气,转眼他便长出了一对雪白的羽翼,“现在就不是人类了,呐?”
“真是……”轻松表示不想说话,“说吧,你的另一个请求是什么?”
“麻烦您下界和她说一声,以后我不在了,也一定要自己好好的活着。”空松鞠着九十度的躬,“真是……感激不尽。”
“行吧,我会的。”轻松朝他摆摆手无奈道,“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们两个了。”

“空松神父他……相当于死了吗?”一松紧紧咬着唇,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眼泪就会漏出来。
“是啊。不过他这成神可比死好多了。谁让大天使这么喜欢他呢?”轻松无所谓道,“你别伤心了,成神是好多人可望不可即的梦想,人家羡慕还来不及呢。”
“是这样……吗……”一松抬起头看着她,“那他……还能重新投胎吗?”
“投胎?他怕是以后都不一定能有机会下凡了,更何况投胎。”
一松的泪珠瞬间如崩塌般掉落。成神?这是变相的把他囚禁在天上吧!而且……还是无止境的。
“你也别哭的这么厉害,人家是自己亲口答应的。”轻松看着她哭的这么狠有点心疼,“嘛我传话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消失在一团光雾之中。
“空松神父……”一松紧紧抓着自己手里的十字架挂坠,那是空松以前送给她的东西。
“你,想不想回到过去?”
“谁!”一松突然听到似乎有人在自己背后说话,转过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在这里。”
“……你是什么东西?”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如幽灵般的半透明人。
“我啊,是第一个被空松杀死的人。”

04
“你刚才说,我想不想回到过去?”一松疑惑的问。
“是啊,我想帮帮你。”幽灵椴松手指绕着自己的发丝转圈。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我也爱他啊。”椴松毫不犹豫的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不然你以为,就凭他能够杀死前身是魔女的我吗?”
“你的前身……是魔女?”
“是啊。”椴松自嘲的笑笑,“虽然很不甘心输给你,但死在他手上,总比在病痛中死去来的好。”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为什么不自己回去?”
“因为我做不到。”
“做不到?”
“用一百个人的生命才能换回时间的倒退,”椴松说,“但以我现在的状况,根本连树枝都拿不起来。”
“所以你是想通过我,然后回到过去告诉空松神父不要和恶魔签订契约吗?”
“正解♪”
“我同意了。”
“哎,我还以为你会犹豫的。”椴松飘到她面前,“你要是让他不要签订契约,你可就活不成了。”
“没关系的。像我这种垃圾……不活也罢。”
“那好吧。”椴松亲了一口一松的额头,“交易达成♪”

“好,这是第一百个人了吧。”
“速度真快啊,居然一个月不到就搞定了。”椴松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不过如此。”一松盯着手里沾满血迹的刀,“要怎么才能回到过去?”
“用那把刀子,插入自己的左胸,然后你会沉入一片虚无之中。具体会碰到什么我也不清楚,但你如果活着回来了,应该就是成功了。”椴松说,“反之,你就得一个人永远呆在那里,一片荒芜之中。”

还没等椴松说完,一松就自己动了手。

“真是心急呢。”椴松轻笑着,“不知道她如果发现了真相会有多崩溃。”

睁眼后,一松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四肢很有力,活动起来很轻松,喉咙也一点都不痛,看样子的确是回来了。
她坐起身思考了一下,便直接下床去寻找空松。
“空松神父!”她一把推开了教堂的大门。
“哦一松啊,起来了吗?”空松正在打扫教堂的卫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一松走过去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摇晃着,“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患上绝症,但你千万不能和恶魔签订契约,最后会回不来的!”
“过段时间会患绝症?和恶魔签订契约?”空松摸了摸她的头,“这是什么新型的笑话吗?”
“我是认真的。”一松放开手看着他,“我是从未来过来的。”
“你是从未来过来的?”空松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是,为了阻止你和恶魔签约。”
“你从未来回来的,也就是说我成功救到你了?”
“……是。”
“那不就好了?”空松笑着,“我没关系的。”
“什么叫你没关系的!”一松哭着一点点跪了下去,“没有你……我怎么愿意继续留在这世上……”
“一松你听着。”空松把一松拉了起来,“不论如何,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状况,我还是会签订契约的。你还年轻,又是个女孩子,怎么能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就这么死去?说再多我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空松神父……”一松望着他的脸庞。
“去吧,去吃早饭。”空松恢复了笑容,拍拍她的肩膀。
不行,不能让空松去和恶魔签订契约。一松这么想着,脑海里浮出了一个人影。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大路上随便抓个人就问到了。”
“那还真是运气。”魔女椴松观察着自己今天新涂的指甲,“也就是说,你想让我帮着劝劝他不要去和恶魔签订契约?”
“是的。”一松回答。
“你有什么把握我一定会那么做?”
“你喜欢他,不是吗?”
“是,我是喜欢他。”椴松说,“然后呢?”
“然后?”一松愣了愣,“你……不打算救他吗?”
“救他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吗?看着他为了你天天以泪洗面?那样对我来说也许更痛苦一些。”
“那……算了。”一松咬着唇准备离开。
“别当真嘛。”椴松递给她一杯茶,“来,尝尝我泡的新茶。”
“……谢谢。”一松接过茶碗一干而尽,“我会再来的。”
“随时欢迎。”椴松笑着回答。
被下药了都不知道,还说会再来?明天能不能起来都说不定呢。椴松这么想着,从书柜里拿出了一本恶魔的契约书。
“可以死在他的手上……了呢。”
END

后话
蓄了一周的力总算是写出来了,旋转,跳跃,我闭着眼hhhhh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总之就是椴松觉得既然不能和空松在一起那就死在他手里也好。恶魔的话是椴松召唤的,然后命令小松去和空松签契约,因为下的命令就是这个,完成之后正好契约就解除了嗯。最后嘛就是各种无限轮回?哈哈。
maya居然写不下了x求赞求推荐!

评论 ( 9 )
热度 ( 37 )

© 印度挤奶工 | Powered by LOFTER